人-我、某美男(我男友)、長髮女(似Eulia)、某龍套男、某新男友(和我一樣喜歡我前男友)、玩家數名、短髮但有點高的少女(似印,女友?)

時-前半段(睡5hr):中下午、後半段(睡5min):早上

地-某竹林、某個類似西藏路外婆家的1樓(但放大很多,夢中應為一個百貨公司?)、某個類似社辦的房間、東京巨蛋百貨(外觀為藍色的羅馬競技場...?)

事-

我在某竹林中逃亡,瀕死,遇到一美男子被他救起,彼此深深相愛(??),但在那時候大家都沒錢,大家都無法養活自己,該美男子入贅至超有錢人家,大家稱其為駙馬,看他仗著我一定會愛他,然後他打算男女通吃的樣子,我決定自己另覓新生活。

(不知時間是否一致)我逃到了一個新城市,因為拯救了一名長髮少女而加入了某組織,並取得類似幹部的地位,少女昏迷期間,在所有人都同意的情況下,我另命一男穿上少女的衣著應敵,結果被亂槍打死,該男之妹聞兄長之死一度崩潰,但被我鎮定住了,然後在這個地方,遇到了前男友的前男友,在同樣被拋棄的情感下彼此相愛相關懷。

我+少女+該妹+新男友,我們站在某個類似外婆家一樓放大版的地方把守,我有一個替身的能力是在眼前畫一個紅色十字後,把對方推出視線之外,我用這能力確實地阻擋了敵人地入侵,但這時,我看到前男友出現,他試圖說服我倒戈,然後我和我的現任男友,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把他背朝上地制服,當他在吶喊我們不能這麼對他的時候,我趴在他背上,輕輕地告訴他:「我和他(現任男友),已經決定平分你囉,我只要你的背就好了,過程不會太痛的~(笑)。」

超脫之後,發現以上第一段夢是一個遊戲的劇情。

一樣是一款逼真的實境遊戲(頭戴眼罩的那種),時間是主角(前一段夢中的我)和前男友還在一起的時候,地點在虛構的東京巨蛋百貨,任務是要找出大量殺人的兇手。

又一次超脫,我確定了自己是一個玩家,在一個有一點像社辦的自己的房間中,身旁有一個短髮但高挑的女孩子,她在抱怨搖桿不好用,想要用鍵盤,我回應她說只是妳還不習慣而已,回到遊戲畫面後,我操作自己的角色勘查場景,但是突然來了一個地震的劇情,從地裂中冒出殭屍...

夢醒。

 

 

解析-

在竹林應該是受到輝夜姬的影響,所以逃亡在竹林,美男子應該也是同樣的原因,但是在夢中為什麼是一個耽美gay,這個層面就太多了,我覺得有可能是最近一直很想要試試看,如果我跑去擁吻忠實狗男友的話,月亮惹的禍會有什麼表情吧~入贅至有錢人家和男女通吃,應該也是這部分的投射,不過是我把自己和其他人mix在一起了...

另覓新生活~總覺得我好像每次在有大型的情感問題時,都是這樣子搞...我自己也說不出個好壞,但要小心不要讓這種行為,變成一種常態性的逃避。

長髮少女,我對長髮女孩多少有好感,也有可能是因為最近和eulia聊得比較開的關係,能有一個聽從我命令並未我賣命的人,一直是我夢寐以求的勾當,但是如果真有那麼一天,又這個一個傢伙在,我覺得,真正賣命的可能反而會是我吧~哈哈

前男友的前男友,連我都有點快搞不懂這位什麼這麼複雜了,但是那部BL,傷口,倒還是記憶猶新,在覺得很煩的時候反而容易fall in love,似乎也是我的一種常態...

把守要點是我喜歡的戰略工作,守成對我而言是比較容易的,一個紅色叉把所有人隔絕在外,可能部分暗示著自己個性上的封閉,前男友的出現並說服我倒戈,我覺得可能是心裡隱隱覺得這是月亮惹的禍可能會幹的好事,之所以會要背,不是臉也不是腳,可能是我在渴求一個安全的依靠。

我不打遊戲已經很久了,我不知道為什麼會以前一段是一款遊戲作為超脫,但的確,這個說法是可以輕易說服我,不讓自己發現是在作夢的好理由。

短髮似印的女孩,但是夢中的她卻比實際中高很多,難道我比較喜歡高的女孩子嗎?不會啊...我還是確定自己比較會想要嬌小可愛的...高的只是比較好炫耀而已...

在夢裡和那個女孩的相處,應該是男女朋友關係,所以我的女友會是一個電玩宅?我覺得可能和她瘋candy crush有關係吧

夢裡出現殭屍,通常是有預感一些壞事的發生,的確...06/16就被月亮惹的禍踢出小組,但...這是壞事嗎~XD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honeystar1119的部落格

honeystar1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